吴贰囹啾邪

朣颜馐天真,最是思无邪。

北京动物园。

胖达真的萌死啦,还有眯眯眼的北极熊,只露一条大尾巴的小狐狸,伸爪爪游泳的小海龟,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去看拳击王袋鼠,出了一身凉叽叽的汗,但总归还是很开心。

8.13下午6:30
记于北京动物园

旅行小记——北京

现在时刻00:08,为了路上交通舒畅,即刻出发。

距离目的地——帝都北京七百多公里,现在尚且行驶在熟悉的路上。
此时夜幕沉沉,是三更天的时辰,路上安静的很,我有些兴奋,一家四口在小小的车厢里聊的兴意盎然。

北京我来啦!

……

不靠谱的老妈把身份证忘家里了,岂可修!

8.13凌晨00:18
记于焦作温县

在路上……

【瓶邪】收本《中国病人》《病人》

收南渡的瓶邪同人本《病人》,原名《中国病人》,具体再议,有意者私聊。

【黑邪段子】甜饼干(校园背景)

   校园背景
名副其实的甜饼
   

    吴邪使出浑身解数来抵御黑瞎子的海底捞蛋,在多次不痛不痒的抓捞后,黑瞎子下了一把狠手,吴邪嗷的一声去捂裆,蛋碎感不过如此。
   
    表示完要和黑瞎子绝交后,吴邪趴在胳膊上,哼哼唧唧的把脸扭向一边不理他。黑瞎子没辙,软下声哄他,好话讲了一堆,甚至提出让吴邪捏回来。
   
    捏硬了受罪的还是他。
   
    吴邪没好气的想。
   
    但是有点饿,抽屉里还有一袋饼干。
   
    上课了,黑瞎子收回了爪子,吴邪趴在桌上咬笔头,不理他。
   
    再下课时,黑瞎子去了趟厕所,吴邪抓准时机掏出了饼干,撕开袋子往嘴里丢。如此嚼了几个,咔崩卡崩,腮帮子鼓鼓的。
   
    黑瞎子甩着手上的水从外面进来,远远看到吴邪头顶的毛有规律的摇晃着。
   
    吴邪眼角瞥到一个人,立马拉响了十二级警报,眼疾手快的把饼干塞进抽屉,咣当一声趴到桌子上继续“生气”。
   
    黑瞎子憋着笑凑过去,戳了戳人的腮帮子,吴邪的嘴里还有饼干没咽下去,难免有些心虚。
   
    黑瞎子搂住他的腰,甜腻兮兮的凑过去亲他的嘴角。
   
    “饼干很甜。嗯?”
   
   

【黑邪】正中红心

黑邪瓶邪的修罗场啊,美妙。

黑戟:

短篇/联文/师生年下/瓶邪暧昧




@洛莉爱莎 @吴贰囹啾邪 
4:吴老师的小手真香啊




“寒风萧瑟吹不走我的泪,阳光普照暖不热我的心,西湖的水啊!我的泪……”黑瞎子惨兮兮的蹲在办公室门口,嘴里乱扯着不知道什么鬼的歌,明明是催人泪下的歌曲,却被黑瞎子哼唧的不成曲调,好好一副磁性的嗓音也生生的给糟蹋了。
吴邪在办公室里改卷子,耳朵里被外面的人形噪音制造器造出来的噪音重度污染,他揉了揉耳朵,努力做到心无旁骛的改卷子。
这时,外面忽然静默了,吴邪心想他这是准备回头是岸了?他这个想法只停十秒过后,他的好学生黑瞎子在外面唱起了Rap:
“哟——哟!Z省H高!Z省H高的!吴邪是一个好老师!Z省H高!最好的老师!吴邪老师是个好老师!亲爱的亲爱的!吴邪老师腿长腰细、腿长腰细,勾走了、勾……”
吴邪忍无可忍破门而出,拎起黑瞎子的衣领把他拽起来,咬牙切齿的“温柔”道:
“这位同学,走廊不允许大声喧哗,请滚……请回到你的教室去。”
黑瞎子双手举起作投降状:
“亲爱的吴老师,我只想做你的课代表而已。”
吴邪简直怀疑他这么坚持做自己的课代表是不是为了更容易捣乱,他松开黑瞎子的领子,想了想道:
“想做我的课代表行啊。”
黑瞎子眼睛一亮,吴邪捕捉到这一信息,慢条斯理的整了整袖口,微笑着说:
“但你刚来可能不知道,咱们班的数学课代表,是按成绩定的。”
眼前的这位不良少年同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泄了气,他摇摇欲坠的推了推墨镜,眼神带着希冀透过墨镜,勉强笑问道:
“多……多少分过线?”
吴邪温柔的笑着击倒他最后的坚持:
“至少120分以上。”
黑瞎子低着头静默了,半晌,他抬起头,眼神坚定、神情严肃:
“既然这样的话,老师!”
吴邪心念一动,正想着他是不是刺激出了黑瞎子的上进心。只听这人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的语文很不错的,可不可以看在这个份上……”
吴邪猛地伸出手捂住他的嘴,内心频狂刷
去你丫的
现在学生要上天
小康社会建设不成了
语文老师替国家培养了一个优秀人才
黑瞎子怒吸一口真·手气,强忍住伸出舌头舔一口的冲动,朝吴邪眨巴了眨巴眼睛,虽然隔着墨镜,吴邪还是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痴汉感,错觉吧可能是……,他拿开手,头痛道:
“你不用说了,想当课代表去找语文老师,行吗?”别再烦我了……
黑瞎子闻言收起了调笑,低头数了数吴老师的睫毛,笑了笑说:
“既然120分就能当课代表,那我就努力做,希望吴老师到时说话算话。”


吴邪看着黑瞎子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其实班里并没有这个规矩,吴邪只是为了让他死心才临时制定的准则,但是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局。
想想黑瞎子的分数还不到120的一个零头,敢于如此挑战自我,不知目的是否真的是为了当自己的课代表。
他心里隐隐觉出了些什么,却又抓不住头绪。


下午下课后,吴邪收拾了东西准备离校——晚自习没有自己的课,他把改好的卷子放在抽屉里,觉着时间还早,便去卫生间接了壶水,给自己的小绿萝加个餐。
他提着水壶悠哉游哉的回了办公室,一转身,就看到黑瞎子歪头笑着看着他,吴邪看到他就一脑门子官司,他面上不显,提着水壶踱回他的位子,黑瞎子一步一紧的跟着他也扭到了桌旁,吴邪镇定的喝了口水:
“要当课代表,请找语文老师。”
黑瞎子举起他手里的课本:
“老师,我要当你的课代表,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我要发奋学习。”
吴邪心里开始后悔刚刚为什么没有直接走,又安慰自己说不定他只是来问自己几个问题。
“肯学习是好事,以后你哪道题不会随时可以来找我。”吴邪的话语间尽显良师风范。
“随时都行”?黑瞎子弯起嘴角。
“随时都行——但是现在我要去吃……”吴邪心觉不好,及时转折语意。但奈何黑瞎子深思熟虑,被他更及时的打断:
“老师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饭”,说着举起了另一只手上的饭盒,在吴邪眼前晃了晃。
吴邪抽起鼻子闻了闻,西湖牛肉羹,还是西湖边上那家老店里的正宗上品。他挑了挑眉,这道菜就凭放学到现在那点时间能买到吗。
“你丫居然敢逃课!”

“我……我点的外卖。”

“他们家什么时候开外卖业务了。”

“老师我喂你吃!啊——”
by吴贰囹

5.
落叶飘零洒满了我的脸,
吾师凶残伤透了我的心。
没人权啊,黑瞎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吴邪踢出来了几次了,好吧基本上是张起灵动手,张起灵我和你不共戴天!凭什么你可以粘着我可爱的小吴老师,就我不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没个天理了。
哎,快到中午了,去给小吴老师买碗河下街的牛杂米粉吧,王盟那小子说过咱小吴老师可心水那家的米粉了,牛肉嫩得很,米粉滚的刚刚好,厚重的牛油也被店家很好的处理掉,特制的汤底配上葱花姜丝点缀驱寒,在大冷天里喝上一口,暖到心底。
啥时候我也能把吴老师暖暖就好了,嘿嘿,黑瞎子心里盘算着,在街道上左顾右盼瞅着能不能给吴老师带点什么去。脸上洋溢的笑容,仿佛已经看到了在自家床上自己把赤身裸体的小吴老师抱在怀里狠狠蹂躏的场景了。
导致他看到同样在牛杂店打包米粉的张起灵时,脸上凝固的表情精彩到有那么一丝丝不可描述。
黑瞎子自诩没什么交心的朋友,难得有一个喜欢到想要和他长相厮守的人儿早已被另一头狼盯上了,还好巧不巧地给他买午饭想到一块儿去了,如果不是情敌也许还能坐下来好好搓一顿聊聊。
吴邪不可能一个中午吃下两碗米粉,比起张起灵,黑瞎子知道自己的米粉分量肯定比不上张起灵的。
但真的不想就这么认输啊,真让人不爽“哟,张老师,给小吴老师买午饭呢?好巧,我也是。”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不说话,接过店家递过来打包好的米粉,准备走人。
“张老师是喜欢小吴老师的吧,小吴老师知不知道?”
……
“张起灵,今天吴邪吃着你打包的米粉,可不代表他最后会在你的床上被干。”
张起灵的脸色如黑瞎子所愿果然黑了,他瞪着黑瞎子,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话道“离他远点。”
“是吗?张老师对自己这么没自信?要瞎子我离小吴老师远点呢,要不要我去帮你试探一下小吴老师对你是什么看法?”黑瞎子接着挑衅,看到张起灵变脸的事情可是少之又少,吴邪却占了其中一大部分。
张起灵没有理他,绕开了黑瞎子出去了。
小吴老师啊,你怎么这么招蜂引蝶呢?还是一只凶猛的狼。黑瞎子点了一碗米粉,心事重重地解决掉,想着去给吴邪买一些爽口的小食,无论怎么样能往吴邪面前凑的机会都不能放过。
他可喜欢看吴邪吃东西的样子了,和一只仓鼠一样,戳戳他鼓起来的腮帮子,看着他一手捧着碗,一手拿着筷子,假装生气地看着捣乱的自己。
想必张起灵也很享受吧,他这样看着吴邪有多久了?不过幸好自己发现的不晚,还不晚,吴邪他势在必得。
今天自己激了张起灵,日后的竞争一定会更加激烈,迫不及待了,能和全校人气最高的老师明争暗斗。
午后,黑瞎子提着一袋绿豆水晶糕,轻轻地推开教师办公室的门,吴邪有留在办公室里午休的习惯,而这个时候张起灵会去登记运动器材是否全部归还。
黑瞎子蹑手蹑脚地坐在吴邪旁边,看着他趴在那里,揉着自己的肚子道:
“唔,小哥,饱了,吃不下了。”
啧。

by黑戟

【黑邪】正中红心

总觉得昨天晚上少了点什么

黑戟:

联文/短篇/师生/年下/瓶邪暧昧


@洛莉爱莎 @吴贰囹啾邪 

  3   黑瞎子懒散的站在教室外,嘴角叼着刚从窗外揪下来的枯枝败叶,和他一起糟了池鱼之殃被丢出来的还有一沓练习本,吴邪打开了教室前门,于是清朗的声音依旧无比清晰的传到耳朵里。


   ...如果这声音不是在讲五三难题就更好了。


   他蔫了吧唧的抽了抽鼻涕,暮春三月...还真他娘的冷啊,要不是今天为了颜值没穿羽绒服,哪至于落魄至此。


   黑瞎子听见吴邪用食指关节敲打黑板的声音,他知道这是小老师准备休息一下喝口水顺便为难一下学生的意思,不由得再次怀念起吴邪板书的时候偶尔被风吹开衣角后的腰。


   良辰美景奈何天,古人诚不欺我。


   拐角处传来脚步声,黑瞎子一向不怵那些劳什子教导主任,地中海啤酒肚,他一拳撂仨都嫌少。正这样想着,一个年轻俊秀的脸就突兀的出现在了视野里。


   妈的好闪,24k黄金镶钻单身汉·有车有房成功人士的光芒简直让黑瞎子睁不开眼。


   少年人独有的热血沸腾让他很想一拳招呼上去,但是这个意志还没传递到他的手指,就已经被来人的一个冷眼逼退了。妈的不就是武警大队退役吗,他还在武警大队...喂过狗呢!


   张起灵经过他的身边,很坦然的接受了他目光的洗礼,这人曾经是他的学生,但是现在和他一毛钱关系没有,当然如果他总是让吴邪头疼,他一点也不介意让这个臭小子也头疼个几周。


   黑爷能屈能伸,黑爷早晚脚踏前班主任怀抱现班主任登上人生巅峰,于是黑爷安静如鸡,低头乖得像个孙子。


   他正低头盘算着什么,突然教室后门一声响,接着一件衣服兜头罩了下来,糊了他一嘴摇粒绒。黑瞎子大怒,谁敢拿黑爷当活体衣架子!


   然而怒气冲冲的把衣服扯下来,却发现这款式甚是眼熟,再一抬头,后门处一片白衬衫的衣角一闪而过,黑瞎子顿时大喜,抱着怀里卡其色的呢子大衣活像见了亲妈。


   娘哊,这可是小吴老师的衣服,这可全都是小吴老师的味道!


   黑瞎子乐呵呵的把脸埋进衣服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温暖的香气,他几乎是瞬间就能脑补出吴邪赤果果着身子穿上这件大衣的模样,于是满脑子不可说镜头又被乱码代替。 


  张起灵顿了一下脚步,颇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被罚站还这么开心。   吴邪从后门进去之后又从前门出来了,似乎是刚刚看到张起灵出来打个招呼,屋子里的学生被布置了一张试卷做留堂作业,一个个叼着大拇指冥思苦想着,这么一盘算,似乎被罚站也挺划算的。


   衣服给了黑瞎子,吴邪只穿一件白衬衫一件加绒夹克就出来了,眉目清秀,比黑瞎子还像学生。


   张起灵看着他皱了皱眉:“穿这么少,回屋去吧。”他伸手帮吴邪整了整衣领,吴邪怕冷,每年冬天都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这次把衣服给了黑瞎子,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又要感冒。


   吴邪无所谓的笑笑:“没事,就一会儿,看见你了出来打个招呼。”对面男人一向古井无波的双眼中罕见的出现一抹暖色。 


  这厢聊得温情脉脉,黑瞎子那边却是数九寒冬,虽说是老早就知道吴邪和张秃子关系好,可是这种事不管看多少遍都没法泰然处之,这可是他的心上人。


   啊,心好痛。


   下课铃响了,吴邪抱着书离开教室,张起灵也早没影了,黑瞎子咬牙切齿两眼通红的窜回教室,只觉得一颗小心脏遭到了张秃的暴击。


   那边数学课代表王萌萌已经开始收试卷了,没做完的人一大把,教室里哀嚎遍野,但是谁都知道黑瞎子不好惹,王盟也不敢过来凑,于是反倒是他这里寂静一片。 


  黑瞎子抑郁的蹲在一边思考人生,目光无焦距的到处乱飘,直到他的视线凝聚到那个手里捏着一沓试卷的少年身上,脑子里一个小灯泡咻的就亮了起来。 


  而此时正催解子扬交卷的王盟却感觉后脑勺一阵凉风吹过。 


  次日,王盟哭唧唧着来找吴邪了。


   “老师我,我不当数学课代表了。”王盟内心简直要嚎啕大哭,他上哪再去找这么好的差事去,老师温柔工作轻松,偶尔他还能滥用一下权力,要不是,要不是那个满脑子花花肠子的小混混,他哪里舍得放弃这个职位。


   “怎么了?”吴邪一愣,有些担忧而关切的看着这个已经做了自己两年课代表的学生。 


  王盟语塞,他光顾着伤心了,理由一点都没想,于是他的三姑奶奶时隔二十年又被迫死了一次。 


  “我...我现在悲痛欲绝,恐怕不能承担如此重任!”王盟编故事编的自己都眼泪汪汪,鼻涕一把眼圈通红颇有点我见犹怜的意味。   “哎...别太难过了。”吴邪感慨着摸了摸王盟的脑阔,多好的孩子啊。


   王盟刚走,黑瞎子就着进来了,带着一脸前所未有的认真,然而他装的再像也没用了,吴邪已经深深地认识到他的尿性。


   这种学生...实在是看一眼都觉得头疼。 


  “报告老师,我想当数学课代表。”黑瞎子目不斜视理直气壮,向来没正经穿过的校服被熨的整整齐齐。自己看了都觉得这是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好·书呆子·学生。 


  “理由?”吴邪心里一阵不好的预感,他开始怀疑王盟那棺材板里的三姑奶奶是不是诈尸了。


   黑瞎子把早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申请书念了一遍,文绉绉的样子居然还挺人模狗样。


   “行吧...”吴邪翻开一个小本子,“你上次期末考试的数学成绩...我记一下,王盟139来着。” 


  “......”黑瞎子脸有点绿了。 


  “啥?”隐隐约约的听着一个数字掠过,吴邪抬头茫然的看着他,“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黑瞎子强笑着:“19啊...” 


  “......我觉得你可以滚了。”

by秦荼荼

————————————
我以为我昨天晚上发出去了,早上起来看到还在临时保存里面,对不起组织,对不起骰子组合😇😇

【黑邪】正中红心

怀疑我和黑戟是黄文写手ORZ

黑戟:

联文/校园/瓶邪暧昧/修罗场/短篇

@洛莉爱莎 @吴贰囹啾邪 

2.
太阳终于扒开了阴沉沉的乌云,赶走了彻骨的寒风,暖洋洋的光洋洋洒洒地落在教室里,裹着棉衣的学生们不知不觉间开始犯困,趁着老师不注意,悄悄地将头埋入臂弯,短暂的休息,衣服褶子压红了他们被大风吹干的脸。
大家都没有心思上课了呢,吴邪推推有些下滑的黑框眼镜,想着把今天要讲的重点留下节课讲,吴邪留了道藏有陷阱的难题,给还在坚持的学生们,他站在黑板旁,喝着保温杯中还热乎的姜茶,捂捂有些冰凉的指尖,隔慢慢升腾飘散的水雾看着窗外镀上金光的操场,放空了脑子发呆。
啧啧,这小吴老师发呆的样子,真的是可爱坏了,坐在角落的黑瞎子,撅起的嘴上横着一支崭新的笔,一手支着下巴,黑色蛤蟆镜下的眼睛如同强力胶水一般粘在吴邪身上,而想着午饭吃什么的吴邪却一点都没有发现这双如狼如虎的眼睛。
这双眼睛,从他的脸颊上圆润的苹果肌慢慢往下滑,在那比女人还女人的脖颈上流连许久,想着他帮女学生擦够不着的玻璃时伸长的脖子,阳光下白皙的皮肤里是带着铁锈味滚滚的热血,想着把他叼在嘴下,用牙轻轻磨着光滑的皮肤,在细腻的脖颈下烙印上属于自己的的印记,看着他把自己最爱穿的白衬衫扣子扣到最高,试图遮掩,那紫红的一片随着他的动作若隐若现,感觉那一定好极了。
然后是他的细腰,黑瞎子早就看过了,吴邪和班主任张起灵在操场上打篮球时,被暴虐后的样子,急促的呼吸声,绯红的脸和脏兮兮的衣服,不顾形象的躺在足球场的草地上,嘀咕着张起灵赖皮,全然不在意自己半起的衣物,被墨绿色的草衬着诱人的腰,细,但不是那种没有肉的皮包肉骨,而是带着一些软肉的细,不知道掐一下会不会红。
而且,做那种事时,扣着那里埋头猛干,估计别有一番滋味。被紧身牛仔包裹起来的浑圆的翘臀,和笔直纤长的两腿,揉捏着,啃咬着,光溜溜的缠上自己的腰,天啊,想想就鸡儿倍儿硬。
黑瞎子越看越喜欢,脑海里已经把这个清纯的小老师给狠狠地翻来覆去了一番。
嘴里轻快地吹出了一声轻盈的哨声,把吴邪远在天际的魂儿生拉硬扯地拐回来了。
吴邪傻傻地看着这个问题转班生,奇怪他怎么忽然好像很高兴,这个人送外号黑瞎子的家伙在他的前班主任过来做转接工作的时候,他是有在旁边的,据说这个问题学生经常拉帮结派地出去打架,但因为他在一些立场和解决问题上处理的很巧,学校一直不好给他判处分,算是校领导的眼中钉。
可他从来都不会欺负学生,也没有过类似于顶撞老师的事情,所以很多老师和他关系还是不错的。
当他的前班主任说他想转班,并且保证会好好读书的时候,那个班主任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加上之前监考撒了人家一桌子水,他也不介意的样子,看上去还是比较好相处的,因此吴邪就对这个所谓的问题学生比较上心。
“黑……额,齐同学,你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吗?”
“小吴老师,你知不知道你很可爱,对了!你是处(爱国民主自由和谐)男吗?”
……
“黑瞎子!你给我出去站着!”


by黑戟

【黑邪】正中红心

骰子组合喜结连理,下面有请黑戟讲话👌

黑戟:

联文/黑邪/年下/瓶邪暧昧/短篇

@吴贰囹啾邪 

  第一章

副标题:考场的罗曼蒂克式美妙邂逅圆舞曲
  
  窗外飘着絮絮的白雪,墙上挂着的空调外机不时发出一阵响声。屋内的空气十分安静,黑瞎子朝手心哈了口气,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发呆,周围的同学神情严肃,一心扑在卷子上奋笔疾书,显得他有些格格不入。
  
  讲堂上的监考老师是个刚大学毕业的男老师,样貌很是清俊,颇受女同学们的欢迎。这会儿或许是被暖风熏的舒服过了头,正撑着脑袋阖眼打着小盹儿,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点着,额前的碎发被呼吸轻轻的拂动。
  
  黑瞎子托着下巴眯着眼看着这个年轻的老师,观察他睫毛颤动的幅度。目光一寸寸的扫过他的面容,越看越觉得赏心悦目。
  
  窗外刮起了大风,呼啸着卷起雪花拍打着窗户,屋外忽然一声巨响,是风刮翻了路灯。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台上悠然打盹的青年猛地惊醒,手臂一甩,挥翻了讲台上他为了“佛系”带来的枸杞红枣茶,杯子没有盖盖子,热茶裹着几颗枸杞朝着黑瞎子劈头盖脸的浇了过来。
  
  吴邪目瞪口呆的表情,黑瞎子渐渐扭曲的笑容,仿佛慢动作一般演绎在两人之间。
  
  茶水渐渐洇湿咳了半张试卷,吴邪手忙脚乱的扑过去一把揪起试卷抖水,又马上找东西擦,他扫了一圈没发现卫生纸,干脆抓起了视线范围内的“唯一”可利用物品——黑瞎子的一片衣角,三下五除二擦掉了试卷上的水,可惜整张试卷几乎被水淹没,站在后面的监考老师走过来询问事故情况,吴邪忙道没事,又有些愧疚的看向黑瞎子:
  
  “同学,我给你换张试卷吧。”他扭头看了看卷子,忽然发现一片空白,连名字都只写了个“齐”,吴邪纳闷的翻了两下,真的是一张“白卷”。
  
  黑瞎子笑嘻嘻的靠过来,道:
  
  “老师,我衣服也湿咳了,你帮我擦一下嘛。”说着从衣领上捏下一颗枸杞,在吴邪眼前晃了晃,吴邪看向他的衣领,湿漉漉的毛衣贴在麦色健康的皮肤上,衣服下面印出了细长的锁骨的形状,修长的手指指尖捏着一点红在吴邪眼前晃着,他尴尬的移开了视线,随口说道:
  
  “先考试再说别的。”他从试卷袋中又取出一张卷子递给黑瞎子,取走了那张湿卷子,又回到讲台上坐着,经过了这一场闹剧,吴邪睡意全无,决定认真监考。扫视全班时和黑瞎子视线相对,他不好意思的抿嘴笑了笑,黑瞎子心照不宣的回以一笑,仿佛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小时,黑瞎子抓起笔在姓名一栏写了一个“齐”字,丢掉笔又趴在桌上思考人生。
  
  刚才那件事好像只是一个小插曲,但却让黑瞎子瞄上了这个颜值高却又些冒失的年轻老师,他摸了摸嘴角,回忆起刚进考场时这位老师在黑板上写考试安排时毛衣下露出的一小节白软的腰。
  
  他揉揉下巴,心里暗自琢磨着讲台上的人低头时,头发茬衬得本就修长的脖颈愈发显得白皙,如天鹅般优雅。他想着刚刚老师看他时,微微发红的耳朵尖儿,和有些赧然的笑容;他捧着水杯时藏在毛衣袖里的半截手掌,和交叉着的骨节浑圆的修长手指;长翘的睫毛下,他的眼睛犹如山涧的清水,又好似屋外的初雪。
  
  有如此美景,若是再配上良辰,就再完美不过。可惜现在不是什么谈恋爱的好时机,但时机是人创造出来的,黑瞎子勾起嘴角,决定为自己乏味的中邪生活勾一抹亮色。
  
  考试结束后,黑瞎子第一次主动敲开了办公室的大门,他站在他的班主任——张老师面前,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
  
  “报告老师,我想换班!”
  
  张起灵面不改色的放下笔。
  
  “理由。”
  
  “我找到了我的真——爱学习的理由!”
  ————
  ————
  骰子组合万岁!(你滚)
联文人:小伍/秦荼荼/黑戟

温柔而坚定,是吴邪没有错了。